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向墨

让心灵,在黑白里行走!(本博客博文均为原创.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日志

 
 
关于我

一个喜欢孤独的女子。喜欢听雨的声音、听花开的声音!

网易考拉推荐

花开十二月(组诗)  

2013-06-05 19:08:5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花开十二月(组诗)

        一月

 

(正月里到了是新春,

耍社火,

家全儿人全的太平)

我大眼睛的妹妹哟

在你火辣辣的盼望里

一月的日子

开始滚烫起来

那些七零八落的亲情

也被一种叫做“年”的东西

粘合 聚集

 

所有的苦与不苦

从今天开始 三缄其口

所有的院落里

都有一个生动的情节

看见时 它

已披上一身

毛墩墩儿的温馨

 

 

           二月

 

(二月里到了者二月二,

龙抬了头,

尕日月儿推哈的眼热)

二月的风

来自东方

那只蚂蚁 拖着一年的头

姗姗来迟

那个和青稞一样憨墩墩的阿哥

把一个个尕日子儿

用胸膛捂热

 

二月二

龙抬头

走进乡俗

看见母亲

端着盛满豆子的碗

说是 用一粒豆子的脆响

叫醒还在熟睡的春天

 

 

         三月

 

(三月里到了是三月三,

天气好,

王母娘娘的圣诞)

三月的天色

和水红花的阿姐一样 慵懒

那些软塌塌的云朵

在悄然开始和煦的风里打转

 

土地打着呵欠

以一枚草芽儿的姿态

向人们吐露

藏了一个冬天的心事

 

父亲扛着犁铧

在春天的素纸上

描画希望

而那只握笔的手

一片空白

扉页上

一只风筝扶摇直上

 

 

             四月

 

(四月里到了者四月八,

求缘发,

各庙里把香火们降哈)
         四月里

心事开始柔软

柔软成田埂上那枚

嫩黄的蕨蔴花瓣

 

田里的麦苗

纷纷踮起脚尖

望与不望的犹豫

藏于羞涩之中

 

日子数着脚步

想躲进向晚的风里

看左岸 行云流水的光阴和

右岸 花若红云的往事

 

 

        五月

 

(五月里到了时午端阳

拔草忙,

闲下了把花儿哈漫上)

五月的地头

有花儿的盛典

杂草锄尽的地方

会盛开白牡丹和水红花

 

白汗祂青夹夹的阿哥们

扯开天空一样透亮的嗓子

把一个酸丢丢儿的爱情

嫁接到正在拔节的青稞上

 

杨柳插在门上时

相思也开始繁衍

你看

那只红缎子绿穗穗的香包儿

谁能猜出

里面有多少香软的情话

 

 

           六月

 

(六月里到了者六月六,

找由头,

领上个联手了浪走)

潮湿的六月

花儿疯长

连那些还很柔嫩的麦芒里

也有热辣辣儿的情愫

在渗出

 

 

青稞正在抽穗

那些和青稞一起成长的娘娘菜

也在观望那一朵

阿哥的白牡丹 悠悠儿开放

于是 这个日子

到了精心哺育情爱的时候

 

用一首“尕马儿回拉着来”领走爱情

别在六月的衣襟

让这个月份

从此 有了水攒攒儿的意境

 

 

         七月

 

(七月里到了七月七,

搭鹊桥,

牛郎星会了个织女。)

今夜 又飘着雨

文字里缠绵了千年的牛郎和织女

还来不及 在鹊桥上

漫一曲好花儿

转瞬 已见晨曦

 

那么 就让这一对恋人

在七月的塄坎上

用北斗 这把勺子

替他们舀一世的爱情

 

一个承诺

于今夜

踩着喜鹊的肩膀 守候

天荒地老

 

 

          八月

 

(八月十五的月儿圆,

献月亮,

大月饼摆在个桌上。)

这个时候

青稞们已经情欲饱胀

镰刀也靠在秋天的腰上

一颗狂跳的心

无处安放

 

我看见

中秋披着深蓝的大氅

一场雨

让这个季节

在丰腴里高声尖叫

 

憨墩墩的邻家妹子

把一个圆圆的心思

朝着月亮

端端儿地献上

那朵黄菊花

以尕马儿令的调子

绽放一个节日的色彩

 

 

           九月

 

(九月里到了九月九,

登高走,

天下的老汉们长寿。)

万事开始辽阔

时光漫过来

放逐一个粗犷的原野

心底的那座废墟

被月亮擦拭

 

想要一丛蒹葭

连同茱萸的芬芳

好让我知道

还可以怀旧念乡

还可以留恋温暖

 

心 在九月菊的眼眸里

一路跋涉

和岁月擦肩而过时

用一缕菊香

把故乡高高吊起

 

 

         十月

 

(十月里到了十月一,

送寒衣,

给亡人祭一碗扁食。)

寒风 在十月的额上行走

十月以西

已经是冰冻的涟漪

挂在树枝上的

只能是寒号鸟的哀鸣

 

离开的时候

白天没有路

坟头上起舞的黄纸花

能否告诉我

那枚秋雨后的铜镜

是否照得出来世今生

十月里 繁华已落尽

一种忧伤 无法用仓琅琅令诉说

 

远山顶上

那轮正在打盹的月亮

不知道 寒潮骤然来临

 

 

         十一月

 

(十一月冬至着交九了,

夜寒冷,

天气儿一天比一天长了。)

时日已白

冬天将至

接下来  在八十一天的霜白里

西风穿透最后的眸子

记忆也被冻结

 

十一月 无法把你扬起 或者

降低

让人泪流满面的云淡星稀中

一种思绪 流放在

忽高忽低的风搅雪里

 

不记得 还有什么花朵在娇媚

一座 和传说一样古老的院落里

一首清瘦的诗歌咳嗽不止

十一月在不断下陷

那株白牡丹

正向高音区攀爬

 

 

         十二月

 

(十二月到了着一年满,

二十三,

打发个灶王爷上天。)

透骨的冷里

十二月 一个寒颤

滑入封冻的河面

一些时光

在冰面上 开始左右打滑

 

日子讲述了三百六十五个故事

谢幕之前

挑一个合适的夜晚

让额头吻着大地

双手吻向十二月的天空

 

一朵梅花 用血色描绘云朵

那些祝福的词语

正在跋涉

想赶在未归的羊群之前

让一首拉夜川

从山坡上漫下来

 

                                   2013.3.25

 

 

  评论这张
 
阅读(208)| 评论(3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